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燃界》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火烧连营】
    “快!咱们上当了,快diǎn冲出去!”骑兵队长脸色巨变,大吼。挥舞着手中的长刀,就要冲出去。

    可是,山谷塌方的地方堆积起了一两丈高的碎石堆。他们骑着战马是没有办法突围出去的,如果想要出去,只能放弃马匹,徒步的攀爬过去。

    一名斥候举着两只火把,对着半山腰上的瞭望台挥舞着,向他们对了暗语。

    “不好了队长!不好了队长!”瞭望台上的士兵看到下方的暗语之后,精神一震,差diǎn吓怕那。对着刚要准备冲下山峰的大胡子队长喊道。

    “鬼叫什么?有什么事情快説,胆敢耽误军情,老子劈了你!”大胡子队长此时热血沸腾,杀意已经快要控制不住了,双眼通红,不满意的吼道。

    大雨蹉跎,依旧没有停下来。雷电轰鸣,震耳欲聋。

    “你説什么?你再给我説一遍?”听到瞭望台的士兵禀告完毕之后,大胡子队长的心顿时坠入到了谷底,冲过来,一手提起了士兵的衣领,大吼道。身上的杀机,像是无穷无尽的波涛,差diǎn将这名士兵淹没。

    “是真的队长!下面的军营是3■dǐng3■diǎn3■xiǎo3■説,空的,现在谷口崩塌了,下面三千骑兵全都被困在了里面!他们让咱们快逃,省的全军覆没!”士兵不知道是因为被大雨淋得,还是被大胡子队长吓得,全身湿透了,颤颤的説道。

    这个时候,一鸣xiǎo队长神色慌张的跑了过来,道:“不好了大队长。下方的骑兵遭受了埋伏!被困住了,咱们是退走。还是选择救援!”

    大胡子将士兵扔在地上,虎躯重新挺直。双眼爆发出凶狠的光芒,掏出自己的弯刀,高举起来,扫视了一下站在雨中的士兵。喝道:“咱们的兄弟,咱们的同胞被困在山谷之中。你们説,咱们第七大队能放弃自己的生死兄弟,自己逃命嘛?啊……”

    “不能!生死与共!生死与共!”

    “对!同生共死!誓死不会抛弃同胞!”

    下面的士兵大吼,声音之大,即便是雷声都被盖过了。滚滚如潮。给人提起了无穷无尽的力量。

    “亲卫队!”大胡子喝道。

    “队长!”

    “拿着我的弯刀,你们在后面监视。不论是我,还是其他的将领或者是士兵,胆敢有临阵脱逃者,给我砍下他的脑袋!”大胡子虎目瞪得滚圆,杀机凌然,扫视着大雨中五千士兵,黑压压的零零散散的站在林间。

    “胆敢临阵脱逃者杀无赦!”

    “胆敢临阵脱逃者杀无赦!”

    十几名亲卫队,跑开了。不停的传达着大队长的命令。

    下面的那些士兵全都盯着自己的这位大队长,他们知道,自己这些人就算能冲出去,恐怕也是寥寥无几了。但是。却没有人愿意站出来反对的。这是军人的骨气,宁愿战死,不愿意退缩。

    “大军听令!三千士兵给我冲过去。挡在谷口十里外的地方。如果有敌军前来,就是全军覆没也要给我抵挡住一个时辰!”大胡子队长开始下达作战命令了。“第几队愿意接下这个艰难而且九死一生的任务?”

    这个时候冲出来一个身高能有两米的魁梧将领。喝道:“大队长,我第三中队愿意接下这个任务!只要我不死。就不会放一个敌军接近这个山谷!”

    “大队长!我第五中队也愿意接下这个任务!想要困住咱们,只能让他们用命来填!”又是一个中队长跑了出来,自告奋勇,愿意接下这艰难的任务。

    “我第一中队也不是吃素的!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我们了!保证完成的漂漂亮亮的!”

    “不!让我第四队来,哪一次最好的任务不是交给我们!这次依旧让我们来,不能完成任务,我愿意提头来见!”

    “不行!这次让我来,以前这么好的任务都是你们来。这次一定要让给我,谁敢跟我抢,我跟谁急!”

    看着下面的中队长都疯狂的抢着干这个九死一生的任务,大胡子突然感觉到十分的悲壮。这就是自己的士兵,这就是自己的兄弟。他们重情重义,在作战的时候,能放心的将自己的后背留给他们。

    “好!”大胡子忍住眼眶中的眼泪,还好雨下的很大,看不出来,满脸都是水,分不清哪些是泪水哪些是雨水。

    五个中队长全都不在吱声了,不过看着他们眼中悲壮而又期盼的眼神,大胡子声音哽咽着喝道:“这次阻击的任务就交给第二中队与第五中队了!”

    “哈哈……我就説嘛!之前这样的任务都是你们的,这次终于轮到老子一会了!不能总让你们占便宜不是!”第二中队的队长哈哈笑道,用力的拍了拍自己跟前的第三中队队长的肩膀。

    第五中队队长也是笑道:“好,不错!二队长,这次就让咱们哥俩儿好好的并肩作战,让那些兔崽子见识见识咱们第三大队步兵队也不是吃素的!”

    大雨倾盆,脚下全都是泥水。两个中队,也就是两千人的步兵穿着蓑衣,拎着自己手中的弯刀,迅速的在山林之间行军。他们的任务就是在最短的时间之内穿越从半山腰跑到山谷口那里,阻击将要包围上来的敌军。为后面的军队打开塌陷的山谷争取时间。

    二中队长与五中队长跑在最掐面,两人没有以往的嬉皮笑脸了,有的只是一往无前的悲壮。

    他们在抢这个任务的时候就十分的清楚下场是什么,区区两千人去阻击对方不知道多少人的大军,绝对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可是他们没有办法,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既然大队长不愿意放弃三千骑兵撤退,那么就要付出血的代价来完成。

    “快diǎn!全都给我下马。给我挖开这些石块!快diǎn!”骑兵队长大吼道,之后重新开始抱起一块石头。递给了身后的人,就这样慢慢的传递下去。准备挖开一条通道。

    “队长!快看,步兵第三大队来帮助咱们了!”突然,一个士兵看到半山腰冲下来的步兵,惊喜的喊道。

    骑兵队长看了一眼,原本的神色更加的暗淡了。叹了一口气,道:“都不要闲着,快diǎn给老子挖!”

    不一会儿,那些步兵就来到了山谷dǐng上。不过他们并没下来,而是快速的从外围下山了。

    这个时候。一个士兵站在谷口高声喊道:“骑兵们听着,我们二队长和五队长説了。帮你们阻挡敌人一个时辰,你们一定要冲出来,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如果不死,举杯共饮!”

    骑兵队长本来就比较悲壮的心情这个时候再也承受不住了,泪水当即就随着雨水流了下来。他高声对着上面络绎不绝往下面准备阻击敌军的士兵大喝道:“二队五队的兄弟,我们骑兵队永远不会忘记!请稍微坚持几刻钟,咱们好并肩作战,杀的敌人灰飞烟灭!”

    等两千步兵全都消失在山谷口上方之后。骑兵队队长还愣在那里,呆呆的看着漆黑的夜空。大雨蹉跎,依旧没有减xiǎo,反而越下越大了。

    就在这个时候。又出现了许多的步兵从半山腰冲了下来,加入到了挖掘碎石的行列里面来。

    “大胡子你……”骑兵队队长突然看到步兵队的大队长大胡子出现帮着自己将一块巨石抬起来,不禁愣在了那里。

    “哈哈……驴蹄子!没想到。我大胡子怎么会抛弃你自己离去。我和你吵架还没有吵够呢!”大胡子满不在乎的笑道。

    驴蹄子虎目微红,全身早就被雨水淋湿了。即便是披着蓑衣也没有用。他直接将蓑衣扔掉,豪爽的喝道:“好。今天就让咱们兄弟并肩作战,然后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血流成河!”

    “哈哈……就等你这句话呢!”大胡子笑道,重新搬起一块石头向后面递了过去。

    “第三队第四队已经从半山腰出谷了,在对面一起挖掘。只需要一个时辰,就能挖通了,到时候就是你们骑兵发威的时候了!”大胡子庄重的説道,手中却没有丝毫的停歇。

    “杀呀!”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山谷外面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厮杀声音。战鼓擂响,号角起伏。厮杀声不绝于耳。

    第八军埋伏下的伏兵终于出现了,他们本来就埋伏在三十里之外,此时终于赶到了。

    五千骑兵对上两千步兵,可以説根本就不是对等的战斗。根本就是一面倒,五千士兵像是在收割庄稼一样,一个冲击过去之后。满地的尸体,断胳膊断腿漫天飞舞,鲜血迸溅,夹杂在雨水之中,将这片草原都染得通红。

    骑兵的一个冲击过后,两千步兵只剩下五百残兵了,就这些残兵身上大多也是挂了彩。

    相对的,骑兵的损失并不算太大,只是伤亡了三百不到。

    “哈哈……原本还想坚守一个时辰的,没想到咱们竟然如此的不济。竟然一刻钟都不到,就要全军覆没了!”二队长的一条手臂已经不知所踪了,脸色惨白,鲜血不停的流淌。对着扶着他的五队长道,“这次是我连累你了,如果是其他队来説不定就不是这样了!”

    “没事,咱们兄弟能死在一起,也是一种福气!下辈子,让咱们接着做兄弟!”五队长哈哈笑道。

    “冲击!”

    骑兵再次冲击了起来,而剩下的五百步兵也不会站在那里等死,全都叫喊着冲了上去。鲜血迸溅,流淌。第二次冲击过后,地面上到处都是断肢残臂,已经没有下脚的位置了。

    血流成河,满地的尸体,能堆积成一座xiǎo山。第二中队第五中队两千名步兵经过这一战,没有一个人活了下来,全军覆没。

    “第三队!给我挡住!拼死给我挡住!”看到骑兵冲到了山谷口,第三队与第四队的队长与士兵们就知道,第二队与第五队已经全军覆没了。

    可是他们并没有退缩,第三队的队长大吼着,拎起手中的长刀,带着士兵义无反顾的冲向了那些士兵。

    可是他们根本就翻不起任何的浪花,只是地面上再次堆满了尸体。

    “第四队,给我冲!”

    战马嘶鸣,兵器的碰撞声不绝于耳。厮杀声不断,传到老远。血腥的气息,穿过了碎石堆,让被困在山谷中的骑兵全都大吼。

    “驴蹄子,接下来就靠你们自己了!还有一xiǎo半就要挖通了,我们出去抵挡一会儿!”大胡子不等驴蹄子开口,就大吼一声带领着那些步兵翻过碎石堆,冲了上去。

    “队长!”一个骑兵将领虎目含泪,不忍心看到这些步兵明知必死也要慷慨赴死的局面。想要冲上去,如同步兵一战。

    “记住!咱们是骑兵,就算死,也要死在战马上!”驴蹄子怎么会不明白自己的属下怎么想,不过依旧吼道。他想要尽快的挖通,然后骑上战马为自己的兄弟报仇。

    “队长,不对劲儿!你快看,这从山上冲下来的雨水中竟然有油花!”突然一个士兵惊讶的叫喊道。

    当驴蹄子看到这水面上漂浮的油花时,心顿时坠入到了谷底!

    “天要亡我呀!”手中抱着的石块噗通落地。

    果然,他的话刚落音。只看到,四周的山谷崖壁上面突然火光大作,竟然以一种势不可挡的速度冲击了向来。就算是雨水都没能浇灭,火焰反而借助雨水更加的汹涌起来。

    “上战马!”驴蹄子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油花被敌军从山dǐng上面随着雨水倾倒了下来,油花漂浮在水流上面流到那里,火焰就会燃烧到哪里。

    想要扑灭这些火焰,用水是不行的,只能用沙土。可是现在下着瓢泼大雨,根本就没有办法浇灭这火焰了。

    “兄弟们!步兵第三大队为了咱们慷慨赴死,全军覆没!咱们应该怎么办?”

    “杀!血海滔天,报仇雪恨!”

    “面对敌人的凶狠,咱们该怎么办?”

    “血战到底,尸骨成山!”

    驴蹄子骑在战马上,掏出自己的弯刀,看着冲下来的火海,大喊道:“骑兵,冲击!”

    “杀呀!”

    驴蹄子队长一马当先,挥舞着长刀就冲向了无穷无尽的火海之中。而在他身后,那些骑兵也义无反顾的跟随着他们的将领,冲向了那喷吐着漫天火焰的火海之中!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